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首页  |  新闻中心  |  法院简介  |  审务公开  |  队伍建设  |  法学园地  |  案件快报  |  荣誉展台  |  法律法规  |  裁判文书  |  专题报道
  当前位置:法学园地 -> 案例评析

一高瘦一矮胖,一进考场就穿帮了

作者:李 洁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11 09:20:30


    时间:2017年9月6日

    地点:浙江省温岭市人民法院

    案由:代替考试

    案情:现在考驾照,不仅要上车实际操作,而且理论考试也得过。连续两次理论考试没通过,贺某难免有些心浮气躁。为了早点拿到驾照,他开始动了歪脑筋,找了张某来代考。谁知这个“枪手”还没有上阵,就被监考官识破了。

    案情回放

    被告人贺某,今年32岁,云南昭通人,只有小学文化。去年,他参加了驾驶证考试的培训,过程却并不太顺利,科目一、科目二都曾补考过。

    今年3月23日,贺某要参加科目三的考试。考试前,他心里一直都没底,担心再次通不过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贺某想到了曾经向他学过厨艺的徒弟——22岁的湖北小伙张某。张某年轻,文化程度又高,车也开得挺不错的。当天早上7时多,贺某临时打电话给张某,请求他救急。

    同日9时40分,张某来到位于温岭市新客运中心二楼的机动车驾驶人科目三的考点,拿着贺某的身份证准备进考场时,监考官发现:该名“考生”长得与身份证上的照片明显不同,于是将张某带离考场,并报了警。

    当天14时许,贺某经依法传唤,到温岭市公安局城东派出所接受调查。两人到案后均如实供述其涉案事实。

    8月17日,温岭市人民检察院以贺某、张某涉嫌代替考试罪向温岭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    据悉,该案系2015年11月1日刑法修正案(九)新增代替考试罪后,浙江省台州市法院系统首例代替考试案。

    庭审现场

    9月6日9时20分,审判长敲响了法槌,庭审开始。

    站在被告人席中的两人身材成了鲜明的对比,贺某不高,有点胖,而张某高高瘦瘦的,两人长得一点儿也不像。

    他俩都没让亲友来旁听,也没有委托辩护人。看上去,穿着休闲T恤的师徒俩显得很冷静,在回答审判长的提问时声音低沉有力。他们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异议。

    公诉人称,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,贺某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考试,张某代替他人考试,他俩的行为均已构成犯罪,应处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。

    担心考试又通不过

    审判长要对贺某进行单独讯问,法警将张某带出了法庭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让张某去代考?”审判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月份做手术了,身体还没恢复好,可是,自己又预约上了科目三的理论考试。上一次考试距离及格还差几分,我担心自己考试又不合格,请他帮我去考一下。考试前几天,我跟他说过代考,他说不行。”贺某说。

    “后来,张某为什么会同意去代考呢?”审判长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天早上起来,我的确是不行,做手术没恢复好,我就又给他打电话,请他帮我考,可能是碍于我们曾是师徒的关系,他就松口答应到我家里来把档案袋拿走,到考试中心帮我去考试。”贺某说道。

    碍于情面答应代考

    在法庭调查阶段,审判长对贺某、张某进行交叉讯问。

    “被告人张某,你的职业是什么?与贺某之间是什么关系?”审判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一名厨师。我跟贺某是师徒关系,曾经向他学习过厨艺。”张某说。

    “师傅让你去代考,你有没有拒绝过?” 审判长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在上班,他在家里养病,他跟我说过代他去考试,那时我没放在心上,我说过不想去的。”张某说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,为什么又去了呢?”审判长再一次问道

    “3月23日早上7时多,他又给我打电话,让我去考试,我想着自己和他曾经是师徒,碍于人情,就松口答应去代考了。”张某说着说着就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不知代考是犯罪

    庭审中,控辩双方对贺某与张某两人的行为定性产生了争议。

    贺某与张某均认为代替考试是违反行政法律法规的行为,受到相应的行政处罚就可以了,并不构成犯罪。

    公诉人则认为,2015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刑法修正案(九)已正式将代替考试行为入刑,而且该罪是典型的对向犯,刑法同时处罚考生和“枪手”双方行为人,且定罪和法定刑都相同。

    “在庭审中,公诉人出示了本案证据,两被告人均无异议,而且这些证据形成了证据锁链,足以认定贺某、张某的犯罪事实,其行为已构成代替考试罪。”公诉人说。

    公诉机关又认为贺某、张某已经着手实施犯罪,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,系犯罪未遂,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。

    “国家在刑法中规定,代替考试是犯罪行为,代替考试破坏国家管理秩序,希望两名被告人能够吸取教训,以后不要做这种违法犯罪的事情。”公诉人说。

    在最后陈述时,张某自愿认罪悔过,贺某还承诺:“我会吸取这个教训,以后不管参加什么考试,都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考取,不要想着去作弊找人代考!”

    对于案件定性及判处刑罚,法官将纵观全案的犯罪事实和犯罪情节。这是一种新类型的案件,应该依据相应的法律规定进行综合判断,所以本案并未当庭宣判。

    案后余思

    据承办法官介绍,刑法修正案(九)实施前,考试作弊会被取消单次成绩、一定期限内不允许参加考试、批评教育、给予处分等,而对充当“枪手”者一般会予以行政处罚。

    自从刑法修正案(九)实施以后,代替他人或让他人代替自己去参加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的行为,将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
    所以,在本案中,作为“枪手”代考的张某,还是本要参加考试则让他代考的贺某,均涉嫌构成代替考试罪。

    替考行为不仅破坏了社会诚信,也侵害了其他考生的利益。因此,法官提醒:考试本就是对自己能力的一次测试,如果能力不过关就要多学习多训练,不要为了应付考试而找“枪手”,这不仅害了自己,也害了他人。

第1页  共1页

编辑:冯永龙    

文章出处:人民法院报    

关闭窗口
友情链接:
您是第 8161589 位访客